跳到主要內容

前瞻基礎建設國民中小學校園數位建設平台Logo

成果展現

數位X跨域 程式力形同語言能力—專訪元智大學副教務長蔡介元

採訪、攝影/萬巧蓉

在「程式設計」成為教育界的顯學初期,元智大學便於106學年度首創「新雙語政策」,突破舊有的雙語教學架構,推動英語、程式語言作為「新雙語」,並著手開辦一系列相關課程。元智副教務長蔡介元說明:「這個(程式語言)在未來的世界就像國文英文一樣,你必須要懂的東西。」

預見了程式語言的普遍,元智在擬定學校中長期計畫時,全校教師便討論出共同的願景——「數位」與「跨域」。校務目標納入數位教育的發展,「既然是『數位』就不只有程式設計,它的背後會有相關的課程或是活動,要全面性的做!」蔡介元解釋,程式學習只是個基石,元智團隊期望的是畢業生能具備一定的數位能力,並能結合原本的學院專業,嘗試跨領域作業。

因此,元智大一新生必修通識程式設計課,一學年共需修四學分,較其他大專院校來的多,就是為了讓教學能紮實、深入;各學院也開設數位應用課程,讓學生能活用程式語言,數位學習更進一步;發展至今,模組化選課的數位跨域微學程也成型,例如,資訊學院的互動多媒體微學程、管理學院的金融科技微學程……;這套課程地圖正是「數位教育培育階梯」,由淺入深地培育各領域學生成為數位時代下的人才。

行政端為師生規劃數位教育:後援資源足、 引學習動機

數位教育無法一蹴可及,蔡介元協助推行此套規劃,謙虛地說:「我覺得自己(能參與規劃)滿榮幸、滿幸運的,我也教程式設計,所以清楚老師們的需求,跟他們會面對的問題。」過去便有程式設計的教學經驗,使他能支持、理解第一線教學的老師,並實際為他們配套教學資源、課程制度等,蔡介元舉例,程式設計類的課程對助教的需求大,否則老師很難顧及全班的實作,為老師爭取助教便成為重點之一。元智以專案經費補助的措施給力,每案補助3萬元,讓教師依照教學需求申請,得以額外聘請助教、進行課後輔導、補助材料費、補助學生參加程式能力檢定等。他肯定地表示,行政團隊做的是後援,提供必要的助教、耗材,並把相關制度建立好,留給教師能發揮教材、無後顧之憂的課堂。

讓元智的教師能安心投入數位教育後,再推動學生們接受、主動學習這類課程,並產生學習動機。蔡介元建議教師:「讓學生知道他接下來有機會把程式語言用在哪裡,讓學生有個vision。」同時,因應學生狀況動態調整教學方式,蔡介元就發現,現在的學生喜歡先看見成果,成果會引發學習的動力及興趣,所以他改變以往先講述理論的課綱,轉先拿出實作,讓學生明白這門課能如何應用產製作品。「只要他至少知道他可以做得到(實作成果),知道可以去哪裡找到資源改就很好了,不用說每個人都要可以當工程師。」蔡元介鼓勵地說。

成就數位!程式語言搭起學生的跨領域橋樑

當教師用成果鼓勵學生學習時,蔡介元笑說:「可以看到學生的成果我也會滿受到激勵的。」他分享,曾經教過一組工業工程與管理學系的學生,從課堂中教的邏輯分析延伸自學,實際應用開放資料(open data)抓取資料、再展開資料,更做了不同資料之間的連結,最後以埤塘旅遊的想法作為雛形,透過公共自行車租賃站點、騎乘路線、周遭餐廳等資訊規劃出環遊埤塘的期末作品,對僅僅兩學分的課程投入遠超出預期的努力。「有時候我們(教師)會想像學生做不出什麼,但最後你會發現他們還真是不賴!」蔡介元頗有成就感的說。

令蔡介元訝異地是,這組學生數月後突然主動敲了他辦公室的門,表示要拿作品改良去參加開放資料的應用大賽,他們原先沒有資訊相關的專業,卻因為課程激發起應用程式語言的自信心,發現自己有能力做到後便不再排斥數位應用。蔡介元感慨道:「我看到學生的成長或其他老師分享他們的成就,其實會讓我們覺得說,做這件事情(投入程式設計教育的推動、課程)還是滿有意義的。」

數位課程也帶動了「跨域」的校務目標逐步實現。元智的人社學院、管理學院原本較無程式課程,因此教與學都發生革新。蔡介元談起這兩個學院狀況,老師會更願意精進自己去改革課程,去開設與當今數位潮流相關的課;學生則認同跨領域是一種能力,會樂意去學習程式相關理論,並跨學院組隊參與競賽。程式語言能搭起了不同學院間的橋樑,蔡介元說明:「剛開始目標是程式設計,後來(程式語言)會演變成大家願意跨域合作的一個基礎,它變成是一個共通語言。」蔡介元也觀察發現,跨學院成員的作品通常會比較完整,不只有工程概念,更會有人文關懷的元素,或是行銷市場的嗅覺。當彼此能用共通的程式語言溝通理解,合作就能突破單一學院的思維,共創更寬廣的作品。

程度差異待改善 元智推動中長期目標願景

元智推行程式設計計畫至今已有一套方針,但教學現場仍有些需要克服的地方。蔡介元認為,學生程度的差異是目前程式教學上的普遍問題,由於程式思維不像中、英文可透過檢定或入學成績篩選,教師遇到同班學生的M型落差也難以依各自程度授課。尤其在元智是採取客製化的教學,針對該系的專業內容設計課程,但每班人數少,再拆班會造成師資的負擔。應當如何再改善此套制度,如:用分級、抵免等方式,是元智未來會面臨的難題。

蔡介元分享,目前元智的程式設計課程能持續順利推動,有幾點關鍵因素:師生對此願景有共識、課程與資源的規劃及制度建立得當、有主責單位負責做全盤規劃。蔡介元認為,立定校務中長期目標的願景,而且是所有教師共同凝聚的共識,這讓主責單位推行相關制度的過程比較不苦,教師也能定心全力以赴,因為「我們不是喊口號而已,也不是為了配合教育部,而是為了我們的中長期發展,要把數位、跨域做出來。」他自信地說。